您的位置 : 华语网 > ag亚戏|HOME资讯 > 暗黑魔主在线阅读_暗黑魔主ag亚戏|HOME阅读

暗黑魔主在线阅读_暗黑魔主ag亚戏|HOME阅读

今天小编带来暗黑魔主ag亚戏|HOME,这本ag亚戏|HOME是描写之间故事的ag亚戏|HOME,该ag亚戏|HOME作者是齐奇,从小生活在穷困山村的李瑞一心想着要考取功名,走出山村,能够有另外一种不同的生活,可是连年的科考失利让他不得不开始做出其他的打算,首先走出山村,来到外面的世界打拼一下,然后在考虑考取功名的事情,可是,在离开了家乡的路上,不小心遇见了吃人凶手,惊慌失措的李瑞被一只白猫所救,而白猫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告诉他可以去一个佛光寺的地方去碰碰运气,抱着反正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的李瑞来到了佛光寺,却没有想到在这里,打开了他修炼仙术的大门,从次他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力量可以分为光明和暗黑两个巨大的不同,而且暗黑的力量更是可以打通异界的界面从冥界招呼骷髅出来帮助自己作战,有了这样诱惑的李瑞,下定决心修炼暗黑的力量,发誓要做一个暗黑君主,召唤出来无数的骷髅大军来击败所有的对手。

暗黑魔主

推荐指数:10分

暗黑魔主在线阅读全文

第2章离开家乡

李瑞见状,接了酒壶也给自己倒了一碗,一口喝了。两人一人一碗的喝酒,也不吃菜,直喝了八碗,大哥才停下,低声道“老五,你此生定然是要走了?”

李瑞肚里本来空空,八碗酒一喝下去,已然感觉头昏眼旋,听到大哥问话,一时思绪纷乱,愣住不知如何回答。大哥不再问话,也不做声,屋里一时静静的。

李瑞垂着头,愣愣的盯着桌上的酒菜,半响,才低声说“大哥,我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想争口气,光宗耀祖。后来慢慢就变了,到底想要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了,只是有许多的不甘心……”

大哥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五弟,屋外微风吹到破窗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屋内的烛火照在五弟身上,打出一个大大的黑影,忽明忽暗的脸上却怎么也无法和记忆中那个爱出鬼主意,爱开玩笑的弟弟联系在一起。

心中想到“罢了,罢了,一个人一个缘法……”

伸手入怀,掏出一封信和一个布包放到桌上,打开布包里面却见里面有些银两,于是说道“既然想闯荡,呆在这小村子也不是办法。你嫂子有个舅舅,自她小的时候就没见过,说是搬去了中兴州,每隔个几年总有书信往来,听说最近在府衙做了师爷,你嫂子写了封信给他,你便去投靠他吧,在那面当个账房也好,启蒙的教书先生也好,总是先到外面,慢慢再寻别的出路。”

说着叹了口气,见李瑞默不作声,自己又倒了碗酒喝了,幽幽的说道“中兴州啊,离这里不知多远,你这一去,只怕,只怕……”

他本想说这一去,只怕再也不复相见了。说了两句便说不下去,只好话头一转,又道“这次路途遥远,我和你嫂子凑了点两银子,你在路上省着点,应该也够了。”

李瑞哽咽道“大哥,我……”

“五弟……”不待他说完,大哥打断他的话说道“我们是兄弟,多余的话就不说了,今后要自己保重,我这就回去了,只盼你得偿心愿,早日名扬天下……”

说着,大哥起身在李瑞肩头拍了拍,走出屋去。

李瑞坐着原地,也不起身。只觉得眼眶湿润,一时只想起身大叫,又想放声大哭,良久,伸手拿过酒壶,仰头便喝,这一口喝的好急,一半喝到口中,一半洒在了衣襟上,他也不在意,一直喝空了酒壶,抬手把酒壶砸向墙壁。只听得啪的一身,酒壶粉碎,散了一地,寂静的夜空中酒壶碎裂声远远的传了出去。

他本已头昏,喝了这许多酒后,此时看东西更是摇来晃去,头似千钧沉重,伏在桌上呜呜哭了两声便沉沉睡去。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直到被喵喵的叫声吵醒,只觉得头痛欲裂,抬眼向窗外看去,天色早已大亮,耳边又传来喵喵的叫声。

坐起向那声音望去,只见墙角破洞处一只白色小猫,探出半个身子朝他叫着。李瑞向那小猫微微一笑,轻声说道“猫兄,好久不见啊”

这只白猫比一般的小猫大些,足有半只狗的大小,李瑞向它说话,也不害怕。

肥胖的猫身窜出洞来,一跃上了椅子,再一跳上了桌子,一双猫眼直盯着昨夜的烧鸡,李瑞轻笑一声,把剩下的菜推到小猫前面。

那小猫毫不客气,大吃起来。

李瑞微笑的看着小猫。他记得这小猫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那时候父母还在,家境富裕,他经常拿了吃的喂这小猫。

一来二去这一人一猫便熟了,后来他家境衰败,这小猫也不离开,隔几天便来转转,有吃的就吃,没吃的就静静的蹲在墙角。他和兄弟几人慢慢疏远,只得这小猫经常作伴,看小猫吃的香甜,心中也很高兴。

忽的眼睛一飘,看见桌上的书信和银两,心中顿觉烦乱。拿起书信一瞧,只见信封正面端端正正写着舅父大人亲启,字迹娇小娟秀,自是女子笔迹。信封的背面写着舅舅在中兴州的地址。

李瑞把信和银子放入自己背包之中,暗自寻思“去中兴州也好,只是这回走实在没脸和兄弟几人道别,哎,还欠着六弟的银子。见了二哥也不知他要怎样骂我。算了,反正大哥知道我的去向,我便悄无声息的走了吧。以后回来再赔不是。”

想到这里,他便不在犹豫,起身收了两件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具放在背包里,环看屋子,心想“穷也有穷的好处,没什么牵挂,也不必收拾。”

再看那小猫兀自还在桌上吃那烧鸡,便说道“猫兄,我这就去了,以后请多珍重。”他在后山村生活了二十几年,此番离开,唯一道别的竟然是只小猫。心中觉得讽刺无比。

打开房门,也不上锁,径自在村外走去。那小猫突的抬起猫头,睁睁的望着他的背影,自然不明白李瑞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李瑞在东头出了村子,转而向北上山。他出村考了几次乡试,村子附近的山路早已走的熟了。一口气走到天黑,在怀里拿出烧饼,吃了两口,倒在路边便睡,时值早春,天气仍然有些寒冷,他也不在乎。只是睡了一会便被冻醒,于是起身,在月光下继续赶路。

不一日,李瑞来到了平安州边境,虽刚穿过一个平原,而见此处又是群山环立,看来还要翻山。这一路他省吃俭用,大多在野外露宿,身上的银子还剩下大半,心中寻思自己马上就到了中兴州,银子定然是够了,不妨寻个镇子好好吃点,找个客栈休息下,明日再翻山。

他极目向远处望去,只见山脚下隐隐约约似有个镇子。心中暗喜,虽然天刚中午,却也不想走了,只等进了镇子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下。

心中有了念想,脚步也是轻快,不多时便进了镇子。这不是什么大的村镇,然而来来往往的人却多,李瑞心中奇怪,这山脚下的小村镇为何却聚集着如此多的人?街道旁高高低低的房屋里,尽是开着一些杂货日常的小店,摊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沿着街道走了没几步,来到了一处开阔处,这里更是热闹,到处都卖着各种吃食,俨然一个小型的集市。

旁边一个两层的小楼,楼旁的石坛里立着一个丈余高的旗杆,杆上旗子迎风飘扬,旗子上绣着悦来客栈。

见有客栈,李瑞心中欢喜,快步走了进去。

进得屋内,只见不大房间里却挤满了人,大厅一边摆了4张桌子,每张卓都座满了食客,更多的人挤在门前柜台处。人声嘈杂,没有人注意李瑞。李瑞四下张望,没人过来招呼他,他也没见到店伙计,心中奇怪,这镇子怎地如此古怪。

又等了会,心中正感不耐,忽听得内厨有人喊道“借过,借过了。”一个店伙计端着大托盘,托盘上摆着五六盘菜,从后厨出来,挤过人群,就要上楼。

李瑞连忙道“店家,我要住店。”

“咦!”那伙计似是奇怪,轻咦了声,也不回头,边上楼边说道“今日客满,明天也满了,要住店先排着吧。”说着径自上楼去了。

“小兄弟也要过山吗?大伙一起,彼此有个照应可好?”李瑞正暗自恼那店伙计无礼,忽听着一个粗犷的声音说话。

抬眼向那声音望去,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正望着自己,这汉子身材高大威武,满脸的大胡子,虽看不出行业,看他脸色黝黑,却也能知道定是经常在外奔波之人。

李瑞心中暗想这大胡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看他身后那几人应该和他是一起的,出门在外,还是小心为妙。

于是,冲那大胡子微微一笑,说道“我去别家看看,先别过了。”说完,也不待那大胡子答话。快步走了出去。

只是一顿饭的功夫,李瑞就把镇子走了遍,他又找了个家客栈,情形却和刚才那家一样,挤满了人。心中无奈,只好在路边买了几个馒头,坐在一家布店边旁吃了起来。刚吃了几口,就见大胡子他们一伙从远处悦来客栈走了出来,其中一人似乎看到了自己,用手一指,低声和旁边的人说话。

李瑞见他们似乎在谈论自己,心中一惊,他们不会是匪人强盗把。如果盯上了自己,寻个没人处把自己一杀,谁能知道,他警觉顿起,也顾不上吃了,收起馒头,快步向村口走去。

待到了村口,回头张望,没见到大胡子他们追来,才觉得安心。想到回村去怕是被人盯上了。今晚还是赶路躲过大胡子他们为妙。此时刚好是月中,一轮明月又大又圆,高高悬在半空,照的大地如白昼班明亮。

李瑞在山里走了半夜,此间不时回头张望,或是停步细听。并未发现有人跟着自己,渐渐放下心来。边走边欣赏起这月色来。

只是山上的小路弯弯曲曲,路旁杂草众多,似乎少有人来往。越往上越难行走。待到了半山腰处,杂草到处都是,已难辨的出路来。

暗黑魔主

暗黑魔主

作者:齐奇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从小生活在穷困山村的李瑞一心想着要考取功名,走出山村,能够有另外一种不同的生活,可是连年的科考失利让他不得不开始做出其他的打算,首先走出山村,来到外面的世界打拼一下,然后在考虑考取功名的事情,可是,在离开了家乡的路上,不小心遇见了吃人凶手,惊慌失措的李瑞被一只白猫所救,而白猫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告诉他可以去一个佛光寺的地方去碰碰运气,抱着反正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的李瑞来到了佛光寺,却没有想到在这里,打开了他修炼仙术的大门,从次他了解到了这个世界的力量可以分为光明和暗黑两个巨大的不同,而且暗黑的力量更是可以打通异界的界面从冥界招呼骷髅出来帮助自己作战,有了这样诱惑的李瑞,下定决心修炼暗黑的力量,发誓要做一个暗黑君主,召唤出来无数的骷髅大军来击败所有的对手。

ag亚戏|HOME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