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华语网 > ag亚戏|HOME资讯 > 宁筱筱傅澜清ag亚戏|HOME_宁筱筱傅澜清ag亚戏|HOME名字

宁筱筱傅澜清ag亚戏|HOME_宁筱筱傅澜清ag亚戏|HOME名字

今天小编带来蜜爱燃情:帝少囚爱99天ag亚戏|HOME,这本ag亚戏|HOME是描写宁筱筱,傅澜清之间故事的ag亚戏|HOME,该ag亚戏|HOME作者是棉花朵朵糖,*宁筱筱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般离奇的遭遇。明明刚刚开始美好的初恋,却被恶魔般的男人找上,逼着交出她和他的孩子。为了威胁她,他步步紧逼,手段用尽。让她陷入众叛亲离的境地还不算,更是占有了她的身体,也践踏了她的尊严。可她,却偏偏在他的咄咄逼人之下,爱上了他。然而,当知道他纠缠她的目的那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的爱有多么可笑。她是有心人刻意安排好的,伤他的棋子。他,又何尝不是她的劫难?伤她到心如死灰,度日如年……*

第5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慕泽放下手机,看向宁筱筱的眼神里多了一丝同情。

“慕管家……”宁筱筱用祈求的目光看着他,“求求你,不要送我去那里。”

慕泽无奈地摇头:“很抱歉,宁小姐,这是少爷的吩咐,我不能违抗。”

“他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慕泽说,“少爷从来都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对你,他已经一再破例。”

说完,他朝门口站着的两个彪形大汉挥了挥手,说:“少爷的吩咐,带走。”

宁筱筱望着朝自己逼近的巨大身影,惊恐地往后退,“你们不要过来……”脚步踉跄不稳。

在这种黑衣大汉面前,她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两人轻而易举地抬起来架上了肩。

两个大汉架着她走出大门,像是扛着一袋大米,步履沉稳地朝着门外的一辆黑色汽车走去。

“有没有人,救命啊!”

宁筱筱被两人倒扛着,脑袋充血,差点连隔夜饭都吐出来,却还是撕心裂肺地朝四周大吼着救命。

然而,她所在的别墅似乎格外偏僻,四周没有半个路人。

两个大汉更是对她绝望的哭喊视而不见,直接把她往车子里丢。

“你们这是犯法的,我要告你们!”宁筱筱猛地朝车门扑了过去,攀着车门就是不让他们关门。

场面一下子陷入僵持之中,那两个大汉想要关门,宁筱筱的手指却抵着车门。

慕泽走过来看见这场面,皱着眉头说道:“宁小姐,你不要白费力气,这里没有人会怜香惜玉。”

说着他转过头冷漠地说:“关门。”

宁筱筱目瞪口呆地看着车门朝自己的手指轧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千钧一发之际,宁筱筱还是收回了手指。

毕竟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节操虽重要,小命还是要保住的。但是这一下,宁筱筱是彻底陷入了束手就擒的地步。

车子是封闭式的,她完全看不见前面驾驶座上的人,窗户也是一片漆黑,外面的景象是什么,她也一概不知。

也许是知道没有人会来救她,宁筱筱放弃哭闹,泄气地倒在座椅上。

胆战心惊了一天一夜,她现在是筋疲力尽,摊在椅背上,表情一片空白。

而另一边,傅澜清如同往常一样在公司处理公务,他的生活丝毫没有受到宁筱筱的影响,仿佛她的存在死活于他而言,根本微不足道。

傅澜清低着头,突然听见高跟鞋踩踏着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急促而匆忙,可以猜测出来人的心中必定也十分急躁。

“澜清!”

傅澜清抬起头,看见站在自己办公桌前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柔情,“汐瑶,你怎么来了?”

女人一头及腰的长发,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精致的小脸上却十分苍白,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格外的柔弱。

“澜清。”

孙汐瑶撑着傅澜清的办公桌,一脸焦急,脸上有着隐隐的泪痕,“你快救救满满吧,刚才医院打来电话,满满的病情又加重了。”

傅澜清站起身,越过办公桌,高大的身材,孙汐瑶站在他身前显得格外较小,踩着高跟鞋才刚到他的肩膀。

“汐瑶,别哭。”他怜惜地拥住她,“别担心,那个女人已经找到了。”

孙汐瑶脸上闪过一丝欣喜:“那那个孩子呢,找到了么?”

傅澜清摇摇头,“还没有。”

“为什么?”

孙汐瑶在他怀里抬起头,泪眼朦胧,“是她不愿意交出那个孩子么,我可以给她钱,给她很多很多钱,只要她愿意救满满……”

傅澜清叹了一口气:“不是钱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孙汐瑶脂粉未施,一张脸素净而柔软,此刻却淌满了泪水,“满满不能再等了啊!”

傅澜清只觉得心脏一阵抽动,望着眼前这个陪伴了她十几年的女人,他突然觉得十分懊恼。

“汐瑶,你放心,再给我一点时间,别着急,两个小时内我一定会撬开那个女人的嘴!”

傅澜清看着孙汐瑶,又想起嘴硬的宁筱筱,心里对她的恨意不禁又添一层。

孙汐瑶咬着嘴唇点点头,将头埋进傅澜清的怀里,不停抽泣。

“澜清,你打算怎么让那个女人说出孩子的下落?”孙汐瑶问他。

傅澜清此刻心里也没有具体的打算,因为宁筱筱一副软硬不吃的态度。

表面看上去好像很害怕,但却嘴硬得可以,无论他怎么恐吓,她都没有吐露一丝相关的线索。

但他不想让孙汐瑶担心,只是说:“你别多想,我自有我的办法,我一定会救我们的孩子。”

傅澜清抱着孙汐瑶,自然没有看见她眼底闪过的一丝异样的情绪。

孙汐瑶嗯了一声,对他全然依赖的姿态:“澜清,我相信你。”

“刚才医院打电话过来,真的吓死我了。”孙汐瑶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傅澜清深吸一口气,说:“我本来还想等她受够折磨之后自己能够开口,现在看来是没有个时间了。”

孙汐瑶闻言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这样吧,汐瑶。”傅澜清放开她,说:“你先去医院守着满满,我去找那个女人。”

孙汐瑶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傅澜清以为她是担心自己会折磨宁筱筱,便安抚道:“我会适可而止的。”

孙汐瑶:“澜清,人家也只是一个女孩子,你记得温柔一点,毕竟……”

“我知道。”

傅澜清轻声应下,安抚了一番,才离开,声音温柔得像是怕惊扰到她。

同一时间,宁筱筱在那辆黑色的车里度过了这辈子最难熬的时间。

完全隔绝时间的狭小空间,让宁筱筱觉得几乎度秒如年,她看不见外面的风景,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车子一直平稳地向前行驶,她几乎感觉不到颠簸,这种舒适给她带来的,却是对不久之后不可预知的恐惧感。

这种恐惧感随着时间的流逝被无限放大。

直到……

“宁小姐,目的地到了,请下车吧。”慕泽的声音蓦地响起。

宁筱筱猛地抬起头,看向突然打开的车门,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后退。

慕泽弯下腰,看着车里的宁筱筱:“宁小姐,请你下车。”

“我不要!”宁筱筱抓住车子的座椅,皮质的座椅被她抓得皱起。

慕泽:“宁小姐,不要做无谓的挣扎。”

“……”宁筱筱闭紧眼睛,就是不愿意下车。

慕泽无奈,只好叫来之前那两个大汉,“你们去将宁小姐请下来。”

宁筱筱一听,脑子里浮现出自己再次被倒架在肩膀上的场景,当即睁开眼睛大吼:“别过来,我自己下车!”

慕泽面无表情地看向她,做了个请的手势。

宁筱筱紧绷着身体,动作极其缓慢地从车上走了下来。下车后,她抬起头四周扫视了一下身处的地方。

眼前是一个极其豪华的娱乐会所,宁筱筱只在电视里看到过。

“这是什么地方?”宁筱筱声音颤抖着,“这里不是红灯区吧?”

慕泽:“这里是傅氏旗下的一家会所。”

言外之意就是,宁筱筱不要妄想着找人帮忙。

“你们傅氏不是做正当生意的么?”宁筱筱问,“如果被人知道还做着这种地下勾当,傅先生一世英名恐怕会毁于一旦吧!”

慕泽脸上闪过一丝极快的笑意,稍纵即逝,“这一点就不需要宁小姐你担心了,每一个家族都会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地方,便于处理那些非正常的事务。”

慕泽说完,对着后面的大汉示意了一下,那些人立马架着宁筱筱的手臂,将她往里面推。

“你们不要推我,我自己会走!”

事到如今,宁筱筱也知道无论自己再怎么不情愿,也已经于事无补。她扬起头,大步朝会所里走去。

慕泽望着她义无反顾的背影,有些意味深长地勾了勾唇,紧随其后往里走去。

会所大厅里人不多,仅有的几个客人,看着宁筱筱被这么一群人挟持着走进来,竟然无动于衷,连表情都没有变一下。

宁筱筱终于知道傅澜清为什么会这么有恃无恐,以他的势力,想要让一个人消失,基本上就是动动手指,发个微信的功夫。

甚至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就会有成千上万人挤破了头争着替他做。

她被人顶楼的一间房间,房间很大,装潢也十分豪华,跟她之前在车子里脑补的红灯区,地下室,脏乱差,没有一丝关联。

然而,这里再精致奢华,也掩盖不了它肮脏的本质。

宁筱筱在看到房间内负手而立的一群男人时,心里闪过一丝惧意。

她知道傅澜清这一次是真的打算把她往死里折磨,不会让她真的死掉,但却比死还可怕。

一个女人最害怕什么?

在看见那群男人之时,宁筱筱心里便有了答案。

慕泽让人将她绑在床上,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闹钟。

然后指着那个闹钟说:“宁小姐,这个闹钟我会设定成五分钟后响起,这是少爷最后的仁慈,希望你不要辜负他。”

宁筱筱:“等一下!”

慕泽没有理会她,手指轻轻一拨,闹钟就被上了定时,滴答滴答地响了起来。

蜜爱燃情:帝少囚爱99天

蜜爱燃情:帝少囚爱99天

作者:棉花朵朵糖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宁筱筱从未想过自己会有这般离奇的遭遇。明明刚刚开始美好的初恋,却被恶魔般的男人找上,逼着交出她和他的孩子。为了威胁她,他步步紧逼,手段用尽。让她陷入众叛亲离的境地还不算,更是占有了她的身体,也践踏了她的尊严。可她,却偏偏在他的咄咄逼人之下,爱上了他。然而,当知道他纠缠她的目的那一刻,她终于知道,自己的爱有多么可笑。她是有心人刻意安排好的,伤他的棋子。他,又何尝不是她的劫难?伤她到心如死灰,度日如年……*

ag亚戏|HOME详情